yabox17

  在所有的房企中,富力实行罕见的“双老板制”——联席董事长制,李思廉和张力分别以32.43%、31.19%持股比例,位列公司第一、二大股东。

yabox17

  与此同时,增加的酒店带来更沉重的运营负担,酒店业务连续六年亏损且急剧扩大。2018年亏损4.59亿元,相比2017年的1.46亿元上涨214%。

  China Knowledge分析师何子扬表示,超短融是一种激进的加杠杆行为,意味着富力可能无法较好地筹集资金。

  然而,由于公司战略的摇摆,富力的经营业绩起起伏伏,2008年重仓商业地产、2013年深入三四线,接连错失住宅市场发展的良机。

  启信宝及香港公司注册处信息显示,张量现为富力股东,持股比例0.62%;同时,他亦是实地地产董事长,及其母公司实地建设集团的董事。

  与此同时,增加的酒店带来更沉重的运营负担,酒店业务连续六年亏损且急剧扩大。2018年亏损4.59亿元,相比2017年的1.46亿元上涨214%。

  声明:本网站所发布的新房、二手房、出租房等价格及其他信息由发布者自行提供,仅供网友参考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。

  国盛证券分析师刘郁指出,富力突然增大的压力来自短债。2014-2018年,公司净负债率持续上升,但2018年以来短债占比明显提高,其中包括很多境外发债。

  从富力坚持重仓商业、写字楼、酒店来看,与香港出身的李思廉有直接关系,他主张利润为先,规模靠后,也想学港商持有物业的收租模式。

  与此同时,增加的酒店带来更沉重的运营负担,酒店业务连续六年亏损且急剧扩大。2018年亏损4.59亿元,相比2017年的1.46亿元上涨214%。

  今年7月初,富力跟随恒大、宝能入股华泰汽车,虽未提及具体的入股和投资金额,但这类“烧钱”投资显得不合时宜。

  对此,易居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表示,新能源汽车产业需要大量的资金,参与这类投资只会让富力的资金链更添压力。

  此外,一季度,富力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值为-170.59亿元,比2018年年末新增84.42亿元。此前的2012-2018年,富力现金流净值已连续七年为负。

  2019年,富力协议销售目标定为1600亿元,较去年增长22%,截至7月,富力完成707亿元,占全年目标的44%。

  国盛证券分析师刘郁指出,富力突然增大的压力来自短债。2014-2018年,公司净负债率持续上升,但2018年以来短债占比明显提高,其中包括很多境外发债。

  对此,富力有关人士表示,公司倾向于用资产负债率、流动比率、速动比率来衡量负债及偿债能力,截至2018年底,这三项分别为80.9%、1.53、0.44,均在安全范围内。

  不过,“借新还旧”的游戏并未终结,新的债务还在增加。7月8日,富力公告显示,上半年公司新增借款320亿元,借款余额约为1952亿元,累计新增借款超过2018年末公司净资产的40%。

  启信宝及香港公司注册处信息显示,张量现为富力股东,持股比例0.62%;同时,他亦是实地地产董事长,及其母公司实地建设集团的董事。



  7月26日,富力地产内部文件流出,下半年“原则上暂停拿地”,这距其宣布投资新能源汽车仅20天。截至目前,富力没有对“暂停拿地”的传闻进行回应。7月27日,公司又公开拿了两幅地。

  然而,由于公司战略的摇摆,富力的经营业绩起起伏伏,2008年重仓商业地产、2013年深入三四线,接连错失住宅市场发展的良机。

  此前的业绩会上,李思廉称,富力将继续推进酒店融资,包括发行酒店资产包;2019年将致力于将各类可售资源转化为现金。

  从重仓商业地产,到深入三四线,再到收购万达酒店、投资新能源汽车,富力似乎一直在踏错市场和投资节奏;公司净负债率常年高企,经营性现金流也连续多年为负。

  声明:本网站所发布的新房、二手房、出租房等价格及其他信息由发布者自行提供,仅供网友参考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。

  历史上,富力曾有数次未能完成销售目标。刘郁称,为追求规模增长,且规避高价拿地,富力采取分散式下沉至三四线城市的策略,覆盖城市及地区多达96个,存在非核心城市销售不达预期的风险。

  然而,由于公司战略的摇摆,富力的经营业绩起起伏伏,2008年重仓商业地产、2013年深入三四线,接连错失住宅市场发展的良机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